白玉琢等57人与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纠纷案

 公司新闻    |      2018-08-19
原告(诉讼代表人)白玉琢,男,汉族,1963年7月21日出生,住甘泉路6号楼东1号,居民身份号码×××××××

原告(诉讼代表人)李帮伦,男,汉族,1955年12 月27日出生,住粮栈路8#2-401,公民身份号码×××××××

原告(诉讼代表人)乔桂兰,(房主吴玉权之妻),住抚顺市新抚区粮栈路8/109#1-303,居民身份号码×××××××

原告(诉讼代表人)李宏,男,汉族,1967年3月18日出生,住粮栈路14#2-702,公民身份号码×××××××

原告(诉讼代表人)郭莉,女,汉族,1966年3 月23日出生,住抚顺市新抚区浑河南路中段76#1-302,公民身份号码×××××××

……

原告……(共58位)

委托代理人李金平,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建民,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抚顺市新抚区迎宾路南段3号

法定代表人刘英伟,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代力,区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董清华,区政府法律顾问

原告白玉琢等人不服被告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政府征收补偿决定一案,于2013年2月向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3年4月,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本案移交本院审理。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诉讼代表人委托代理人李金平、刘建民,被告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代力、董清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于2012年10月9日作出了新抚区征字(2012)第(1)号《房屋征收决定》,明确了征收范围、房屋征收人、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房屋征收办法等内容。

原告诉称,……

被告辩称,……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认为:……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认为:……

  ……

    依据上述有效证据,认定以下事实:原告各自拥有位于抚顺市新抚区东至粮栈二街、西至天水街、南至裕民路、北至浑河南路范围内的房屋,被告于2012年10月9日发出房屋征收公告。原告不服被告于2012年10月9日作出的区政征字(2012)第(1)号《房屋征收决定》,于2012年10月19日向抚顺市政府申请复议,复议结果维持被告的决定,现原告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被告新抚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对位于新抚区东至栈二街、西至天水街、南至裕民路、北至浑河南路范围内的《房屋行政决定》是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其行为合法性是本案审查的客体。根据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该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和本级人民政府规定的职责分工,互相配合,保障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的顺利进行。”被告的主要职责有:由房屋征收部门拟定和公布征收补偿方案,并报市县级人民政府,被告组织有关部门论证和公布补偿方案,征求公众意见;对征收方案的征求意见和修改情况进行公布,以及因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多数人不同意的情况下举行听证会等。本案被告属于县一级人民政府,具有房屋征收的法定职权。但被告在征收过程中,风险评估报告缺乏客观性,听证会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要求,对征收补偿方案未能进行充分论证。根据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政府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补偿应当足额到位、专户存储、专款专用,但本案被告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补偿费存在缺口,没有足额到位。综上所述,被告进行房屋征收过程中程序违法,但考虑到被征收范围内的房屋已经被拆除,多数住房已经与被告达成安置补偿协议,撤销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将会给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故对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应违法。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被告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政府于2012年10月9日作出的区政征字(2012)第(1)号《房屋征收决定》违法。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曹训方

人民陪审员   毕彦霞

人民陪审员   滕阳静

二O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